墨玑

我夜坐听风,昼眠听雨。
悟得月如何缺,天如何老。

D-51

星期二,雨。

被雨声吵醒,说不清几点就开始下了,天整个跟被撕裂了一样,水哗啦啦往下泼。穿着拖鞋去上课,本来还觉得不伦不类,但后来趟过快及膝的积水时,又觉得好欢脱,有小时候的回忆在里面。

铜钱草是昨天从湖边拔回来的,找了个玻璃瓶,装了半瓶清水,将被扯断根的绿植插进去,本来以为养不活,毕竟根都没了,没想到今早醒来,看到的它们,依旧生机盎然。好像在它们的世界里,没什么可以阻挡生命的张力,换个环境,就当重新来过。

最近的天灾人祸太多,世事无常,感恩还能哭着笑着的每一天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墨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