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玑

我夜坐听风,昼眠听雨。
悟得月如何缺,天如何老。

D-116

星期四,晴。

你的城市万物凋零,我的城市繁花似锦。

一个人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,从生活了近四年的城市,义无反顾的飞到这座完全陌生的城。飞机临近降落时,地面上的灯火一下子撞进眼里,熙熙攘攘,热闹温暖的景象,却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孤寂,丝丝缕缕,挥之不去。满城灯火,没有一盏是熟悉的,灯火后的期待面孔,也没有一张是为我等候。

这里温暖如春,我却常常想起不久前,梧桐树叶落了满地的城,零下的寒风中,捧着热乎乎的烤红薯,咬一口,唇齿留香,咽下去,整个胃都暖融融,仿若一下子置身春风里。

与其说怀念烤红薯,不如说怀念一起吃红薯的人。

与其说怀念,不如说想念。

然后,该走的路还是得继续走,即使这里没有烤红薯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7 )

© 墨玑 | Powered by LOFTER